BACK >
光做界面的下个阶段的设计师
作者:吾诺瀚卓    浏览次数:76    日期:2017-07-12

知名设计师都曾说过刚做设计的时候,师傅教我们设计师不要过多的影响业务,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(产品经理/运营)去考虑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当设计界面时,我们只确定框架,如这里是一个可以填写文案的区块。但具体里面写什么,表达什么意思,都交给业务去判断,最多参谋参谋用户是否能理解。

就像装修房子一样,房间结构是基础,哪里可以挂画、哪里可以放桌子,这都是很早就确定的。但挂什么风格的画、用什么颜色的墙纸、放什么样的家具,却都由房间真正的主人来决定。

没错,我们并不是真正房子的主人。除了改变内饰,主人甚至还会要求把房子推翻重盖,结构也不是绝对稳固的。

这样只追求表面的设计,我做过很多。那时我认为用户体验设计(UE)需要的是“专业性”——不能拍脑袋做设计、不能想当然,而是要用数据说话、要在规范和框架内设计、要做好用户调研和访谈。我们几乎已经把自己放在了公司这个巨大机器中的一环,真正卖力地去扮演“螺丝钉”的角色。

不过慢慢地,我能嗅到整个环境和公司对设计师的要求在变,当然也可能,是随着工作经验增长,确实在逐渐进入下一个阶段。

光做界面的下个阶段的设计师

光做界面,肯定是不行的

从现有规范(iOS、Android)和巨头产品中,几乎可以找到所有你想要的交互表达方式。细数手上做过的项目,哪个不是那些零碎组件的不断组合:文本、图片、按钮、表单……而要想跳出框架发明一套新的实现方式又谈何容易。

在现有方案能够支持的前提下,稳步实现就是最经济高效的做法。这意味着,在纯表现形式层面,用户体验的准入门槛极低,用过这么多 App 和网站,任何一个岗位都可以对你设计的体验说上几句,而你可能在大多数情况下都难以说服对方。

所以,几乎所有人都在想着如何用最少的时间、最高的效率去解决那些纯界面的工作。也正因为如此,招聘时看到你的作品只是在摆放界面,那多半也是没有机会了。

毕竟,所谓的体验绝不仅仅是按钮在左还是在右,也不是红色代表热情绿色代表生命……在淘宝上买一件商品,你所看到的界面(搜索、商品详情、购物车、下单……)大概只占整个商业流程的10%,冰上之下则是供应链、库存、渠道等等你所看不见的东西,而它们才是体验的本质。

业务千变万化,前端万变不离其宗

前两天和开发同学聊天,他说了一个今年的团队目标,诸如“如何实现品牌升级云云”,我愣了很久:这个目标放在产品团队,可能会觉得更加自然。无独有偶,除了最基本的体验提效、协作提效之外,对设计师也越来越要求“用设计影响业务”。换言之,这里所有人都在思考业务。

乍一看这是好事,因为大家的视野更加开阔了,不仅仅考虑眼前的界面或者代码,更多考虑的是商业这件事。但问题在于,我们终究不是业务的决策者,也无法获取足够的信息。在这个前提下,我们对业务的思考是不全面的、不准确的,甚至可能事倍功半,剑走偏锋。

另一方面,随着岗位交集的增加,对业务要求的提升,侧面反映了“纯专业能力”的占比在逐步下降。或者说,工程师也好,体验设计师也好,其专业能力已经逐渐和“业务”强绑定了。就像前面第一点所说的那样,脱离业务做设计,将极度苍白。

想象一下,就以电商卖货为例,商业模式发生180度转弯,前端呈现上却依然还是那些最基础的组件。虽然看起来是界面影响着用户,但实际上,确是商业模式的力量。

对设计师来说,适应变化是被动的,而产生变化,才是下一个阶段对我们的要求。

光做界面的下个阶段的设计师

极速变化的行业中,商业才是根本

严格来说,商业目标是凌驾于体验目标之上的,并且这可能对任何产品都适用。

就拿经常号称依赖体验制胜的工具产品来说,虽然表面上是拼命迎合用户需求,做到让用户爽,但背后却可能是“分发渠道拓展”、“获取人际关系网”、“链接一切”等更上层的商业诉求。退一万步说,获取足够多的用户,也是商业生存的前提(投资者的要求)。

再以电商为例就更加清晰——用户体验最好的方式大概是免费、大概是自动高亮差评、大概是永远第一时间送货上门。为什么做不到?因为生意就是要赚钱,要平衡成本,目标就是让用户掏钱,让用户爽只是这个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。

这让很多用户体验至上的设计师一下子接受不了,难道不是用户需求第一吗?就像上面说的,当然不是。

从 PC 到无线再到未来的 AR/VR,这些东西年复一年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,但是钱的流转、卖货买货、广告,这些东西却在百年来都没有本质的变化。只看当前,形式固然重要,但长远来看,形式能又最不重要。抓住形式,需要时刻了解行业动态,了解设计和产品趋势,了解新的竞争对手,这追求的是广度;而研究商业数据,了解模式背后的运作方式,则是深度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广度的追求始终难以保持在一个高的态势。倒是深度,可能会成为体验设计的一层壁垒。

如果可以,设计师们都应该从表面转向业务深处。不仅仅决定样式,而要参与决定内容,决定内容产生的方式、决定内容的分发方式。

只有抓住冰山之下庞大的本体,才不至于像表面的冰层那般转瞬消融。